佟大为与赵薇拍亲热戏淡定 受众忽略了韩剧是消遣品的本质

新皇冠 编辑:http://www.imixpark.cc 时间:17/06/04阅读:

佟大为与赵薇拍亲热戏淡定自曝陪孩子时间少(图)

资料图:佟大为(左二)、赵薇(右二)

饰演都敏俊的韩星金秀贤

  《虎妈猫爸》自在东方等卫视开播后着实戳痛了年轻父母在教育问题上敏感的神经,让不少观众表示该剧堪称80后父母的“百科全书”。剧中“猫爸”的扮演者佟大为昨日接受了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的微信采访,他感慨自己拍戏过程中取了不少经,说得好不如做得好,聊着聊着,佟大为忍不住自嘲自己只是个“理论分很高,实践分很低”的父亲,“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这是我最近迫切想改变的。”

  戏中“猫爸” 夫妻相处别都是“老虎”

  《虎妈猫爸》开播数日,赵薇和佟大为之间高甜度的夫妻戏就成为观众追剧的新理由,两人一场啼笑皆非的“车震戏”更是引来广泛讨论。谈到这段搞笑的亲热戏,佟大为很淡定,“这场戏是我们快结束的时候拍的,时间也赶,很快就拍完了。”他更透露,赵薇回归小荧屏状态出众,两人虽然是第一次扮演夫妻,但配合默契丝毫不尴尬。至于戏中“猫爸”被指个性过分“小男人”,佟大为坦言,“我觉得这个戏要给大家传递的观念就是男人要学‘猫爸’,尤其是夫妻相处,就没必要两个人都是老虎。其实猫也不是怕老虎,你要是惹了它,它真发脾气,攻击人还是很凶的。”

  教育子女 不溺爱女儿会小惩大诫

  新闻背景

  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是部讲述外星人都敏俊恋上地球呆萌女星千颂伊的浪漫喜剧,虽然已经大结局,但在我国引发热潮仍未消散。

  成千上万的观众因此患上“叫兽(教授)依赖症”,福州就有个典型个案:3月5日,福州一13岁的初中男孩小赖想到去整容,把自己整成剧中男主角都敏俊的样子,被父母阻止后甚至报警谎称被家暴。

  前天,一起意外的报警让后洲派出所的民警哭笑不得,一名13岁的初中生因为沉迷《来自星星的你》,突发奇想,想要整容成剧中“都教授”的模样,甚至拿了全部压岁钱,要冲到整形医院“大干一场”。民警介绍,孩子的一位家长是大学老师,对于孩子的想法“很生气”。

  韩剧《星星》大火,成千上万人因剧“患病”

  事实上,小赖的行为已经不算个例,短短两个月,此剧以惊人的速度迅速风靡全国,引发大规模追看热潮,在各大视频网站点击率已经超过10亿。

  这部“火得不像话”的电视剧,迅速占据了各种社交圈,如果没有看过,你可能不能理解周围的人为何患上了“叫兽依赖症”,也不懂大家挂在嘴边的“瞬间移动”究竟是何神技,为什么那么多女生突然爱上了“炸鸡和啤酒”……

  炸鸡“拯救”了鸡肉,奢侈包包被追捧,剧中的即时通讯工具也被跟风用了起来,追剧的人疯狂了,没追剧的越来越多人也加入了进来,恶补之后才有了共同话题,谈论,模仿,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有孕妇因看剧,深夜吃炸鸡啤酒,险些流产。而为了照顾“星星迷”,厦门和福州的几家公司更是推出福利,称《星星》大结局时,如果男女主角没有在一起,公司就请吃炸鸡和啤酒。

  其实,上个世纪90年代,韩剧就开始进入中国观众的视野,《星梦奇缘》中的“小民哥”,在当年,不知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多少女性观众的择偶标准,多金帅气的男主角,却偏偏对灰姑娘一般的女主角矢志不渝,随后,《天桥风云》、《蓝色生死恋》、《天国的阶梯》等一大波韩剧袭来,观众永远可以在剧中找到自己最心仪的那一款,这样美好的“成人童话”让人无法自拔。

  而在2005年播出的《大长今》,更是将韩剧推向另一个巅峰,宫闱斗争之中,还能学习中药针灸,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瞬间带红了韩国料理。

  其实,国内一些影视剧也影响几代人

  事实上,影响国人的,何止韩剧。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这样一些影视剧,大火大热之后,影响了一代人,成为时代记忆。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韩始终记得《血疑》的动人情节,似乎只要想起来,就能回忆起幸子和光夫的深情对望。同样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严女士至今听到《霍元甲》的主题曲,心里仍会有所触动。

  上世纪70年代的刘先生说,第一次看港版《射雕英雄传》,梅超风施展九阴白骨抓的场面,简直成了自己的儿时噩梦。而80后的小亮曾因为《古惑仔》差点“误入歧途”,爱赤裸上身,有时也爱模仿四大天王梳中分头。同是80后的小木因为《灌篮高手》而爱上了篮球。

  而上世纪90年代的《还珠格格》同样也造就了万人空巷的收视奇迹,“小燕子”的形象深入人心,放荡不羁的性格不仅至今被人津津乐道,也被大多数人所效仿。电视剧一部接着一部,而一代又一代人在电视剧中的主角的人物性格上,潜移默化地跟随、改变。 作者 陈木易 黄妍

  他只是把偶像从奥特曼变成了“都教授”

  男孩到了十二三岁,荷尔蒙让身体发生急剧的变化,从小朋友到一个男人的转变中,每个人都期待变成一个更好更完美的自己,不论是能力还是样貌。

  此时,从家长和老师的全盘控制之下的小学到初中,流行文化开始对他们产生更多的影响。他们的偶像从奥特曼变成了无所不能的“都教授”,女同学心目中的完美男人,男同学们的偶像。

  笔者初中时为了能有郭富城般的中分,每次洗完头之后,用手按住头发一个多小时直到头发干时能维持一段时间的中分。希望自己未来能成为大明星,成为科学家,成为大富豪,憧憬一切美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初中时,人生观价值观开始形成,是最有想象力创造力的阶段,一切皆有可能。时代和技术的发展,他们已经可以用零花钱把自己整容成“都教授”的模样了。

  这是件很酷的事情啊!在他心目中甚至在同学心目中。可是在成人和家长的眼中,实在是荒唐可笑。

  偶像对年轻人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对偶像的模仿会贯穿整个青春期甚至更久,初中生看到的是外在的形式,所以才会用整容的方式,让自己在模样上与偶像更接近一点,可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对身体的伤害。

  但从笔者的角度看,他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本质是值得赞许的。只不过,更多的应该是在内涵上让自己变得更好,比如通过学习让自己更有知识,通过健身达到都教授的8块腹肌,通过努力让心仪的女孩子能多看自己几眼。 作者 孙韬

  那些年,流行“郭富城的中分头”

  初中男生,对《来自星星的你》中的男主角都敏俊如痴如醉崇拜不已,甚至欲整容成其模样。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其实也不荒唐。在崇拜偶像的过程中,人的情感成分总是胜过理性成分。

  谁没有过青春年华?谁在风华正茂之时没有过偶像崇拜?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早期,思想解放浩浩荡荡,社会文化似乎进入了一个颠覆传统的无厘头时代。那时也是港台娱乐最鼎盛的时期,明星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大家的喜怒哀乐,言行举止也被大家纷纷效仿。就拿四大天王来说,很多青年女学生在课桌上、房间墙壁上、日记本上都贴有郭富城的照片。郭富城的中分头,更是在社会上掀起热潮,成为流行的发式。说到这,如今已三四十岁的人想起来还会笑。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偶像崇拜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心理现象。它特指由于“光环效应”而形成夸大的社会印象和盲目的心理倾向,把个人喜好的人物看得完美无缺,从而导致高度认同、崇尚并伴有情感依恋的一种复杂的心理行为。

  刚上初中的学生,他的心理正从儿童范畴逃离,从迷茫无知走向寻找自我。我是谁?我要成为怎么样的人?一直缠绕着他们。当他们在韩剧中看到心仪的模仿对象都俊敏后,就把他看成了世界上唯美无暇的人,进而仿效其行为特质、仪容特征等等,为自己进入成人角色做准备。

  心理学家艾里克森提出了“心理社会合理延缓期”的概念,认为中学生需要有时间去疏理、整合所有的混乱与矛盾,在此期间,出现一些特有的心理行为现象正是他们心理社会适应的表现。

  家长对于孩子这些行为也不要过于忧虑,在把握度的基础上,以理解、宽容的态度,允许他们借助于心理社会合理延缓期来整合自我。 作者 李希文

  专家谈剧

  受众忽略了韩剧只是消遣品的本质

  “韩剧追求了人类深层的伦理道德,把理想化的东西通过剧情生活化,并在整体上向完美的人性角度发展。”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俞兆平认为,韩剧在剧情安排上,虽然人工编排痕迹的味道很浓,不按生活常理出牌,但是它却很煽情,感情拓展上,节奏发展缓慢,很符合当下快节奏生活下的都市人,用以解压。

  以《来自星星的你》为例,青春靓丽的男女主角,虐心的情节设定,加上剧中各种唯美的坏境等因素,再到服饰、发型、风景到室内装潢,的确很容易成为年轻人羡慕模仿的时尚。

  “没有一定生活阅历,文化品位较低的,就很容易在生活层面上,把韩剧中的人物经历,当做成自己现实生活的样板。”

  俞兆平说,所以,这也一度出现人们争相效仿男女主角各种行为的表现。但这也恰恰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受众在接受过程中,忽略了其只是作为消遣品的本质。

  “当下的影视等文化产品,有一大部分过于迁就了市场经济效益 。要正确引导文化产品给予社会大众的这份影响力,就得先改变这个现状。”俞兆平认为,制作方要学会去生产更高品位的文化艺术作品,让更多的人去体验并逐渐接受。 本报记者 陈木易 黄妍

  韩剧弥补情感缺失的同时,不要忽略其负面影响

  “从情感和心理的层面来说,韩剧满足了人们在现实生活得不到的,情感的丰富性、专注性和生活的多样性等心理需求。”福建省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永红说,虽然不少人都能清醒地看到韩剧桥段老套、情节千篇一律、价值取向简单化。但是这些缺点却是它的优点。

  王永红告诉记者,国产电视剧的创作,题材和类型上都相对格式化、套路老,且说教味道较重。比如革命历史题材的电视剧,往往也要上演领袖人物的生活,在家庭情感题材的电视剧创作上,也要把社会道德问题包融进去。韩剧却很好地把国内题材,甚至是人们现实生活十分缺乏的情感,用非常唯美的方式弥补、并表达出来。

  “在其弥补人们情感缺失,成为心灵依托的同时,却不要忽略其带来的负面影响。”王永红告诉记者,这种把理想主义的东西,却寄托在生活基础上,就像400年的古典浪漫与现代飞扬的青春混搭,都教授的超能力却又搭配上炸鸡和啤酒,在剧中丝毫不冲突。在亦真亦幻的情况下,如果无法识别性地看待,无法理清其正确的价值观,就很容易陷入不现实的状态中去。

  无论是“虎妈”还是“猫爸”,为了子女的教育都操碎了心。在戏外,佟大为也自认是个对女儿严格要求的父亲,“我当然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有一个善良的性格,但我的确不溺爱孩子。人家都说女孩要富养,但我觉得在学习上要用比较严厉的方法,让孩子养成习惯。”不过佟大为对自己的父亲形象并不满意,“如果要打分,我觉得是刚刚及格。我的理论还可以,但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少,所以实践分很低。”佟大为表示,今年暑假要腾出时间陪孩子,“我陪伴孩子的时间确实还是少,所以今年暑假我计划暂时不工作,跟孩子做一个长途的旅行,体验农村的生活。”不少观众感慨看了电视剧之后得了“生育恐惧症”,对此佟大为表示,希望观众能从“虎妈”、“猫爸”的极致表现中得到启发,“我觉得有能力就帮孩子争取一个好的教育资源,但没争取到,也不要纠结。重要的是父母能够让孩子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孩子有了能力后,不管在什么环境,都是那个环境里的佼佼者。”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张宁

  “比较以前,如今的道德观、价值观等都比较多元化。”王永红称在面对这种无法抵抗的文化力量的时候,作为青少年来讲,家长的言传身教,分辨真善美,是教育的第一载体。学校,也要重视道德化的教育。从社会层面来讲,要依靠媒体宣传的力量,避免从众心理,促成整体文化氛围的提升。 本报记者 陈木易 黄妍

原文:http://www.cbzxwsy.com/cChK/og30a2coess.html

友情链接

imixpark.cc 祁东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