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5年中国将出现日全食 出身名门从不养尊处优

皇冠最新 编辑:http://www.imixpark.cc 时间:17/10/09阅读:

  4月22日凌晨,以书写老上海著称的著名女作家程乃珊在上海华山医院辞世。优雅知性的“上海玫瑰”在67岁这年早早地凋零了,让喜爱她的人们扼腕痛惜。

  “如果将中国比作一个大舞池,大概只有上海这座城市才能跳出耐人寻味的探戈神韵。而用文字来捕捉、描绘并解读这样的韵味,程乃珊可谓高手。”曾有读者这样评价她。

  照片由紫金山天文台提供。

  昨天,一名印尼小孩在观看日食。 新华社 发

  印尼观看到的日全食全过程。 央视网

  昨天上午8点左右,印尼迎来了350年一遇的日全食奇观,许多天文爱好者在印度尼西亚城市巨港、帕鲁和德那第等地均观测到了非常完整的全食景象,持续时间最长为4分9秒。而在江苏南京,让众多天文爱好者期待的日偏食,也在昨天上午准时“上演”。遗憾的是,南京这次的日偏食,太阳只被“咬”了很小一口。不过,紫金山天文台“高大上”的专业设备还是将日偏食美丽的景象拍了下来,足以让大家过一把眼瘾。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林

  遥望印尼

  4分9秒罕见日全食

  白天变黑夜,仿佛时空倒转

  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介绍说,昨天观测到的日全食可谓2016年度最精彩的天象之一,这是今年唯一一次日全食。据了解,本次全食路径始于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全长超过14000千米。日食于起始点当地时间早晨7点(北京时间8点)左右开始,能从地球表面观测到的时间达到约3小时。

  日食的观测范围包括东南亚和澳洲部分地区。印尼为本次日全食的主要观测地,其日食现象在当地时间上午6点20分开始出现,大约一个小时后出现日全食。这次日全食现象横跨印尼全境5000千米的范围。在印度尼西亚城市巨港、帕鲁和德那第等地均观测到了非常完整的全食景象,持续时间最长为4分9秒。

  紫金山天文台科普部工作人员介绍说,日全食发生时,整个过程让人有时空倒转的感觉。此次在印尼的人就能真实感受到白天变黑夜,非常壮观。

  回到江苏

  只能看到日偏食

  食分太小,肉眼无法看到

  南京市民张先生昨天告诉记者,他早就听说9日上午南京会有日偏食,从上午8点41分开始,到10点01分结束。可昨天用肉眼什么也没看到,他还感到纳闷呢。

  王思潮解释说,受地理位置影响,我国无缘目睹日全食发生的全过程,但在南部及中部大部分地区可以欣赏到日偏食。南京市民如果利用专业设备,是可以欣赏到日偏食的。“此次偏食在三亚观察最好,南京的偏食食分只有0.14(指太阳被遮挡的直径,如果食分是0.5,太阳直径最多被遮住一半,实际被遮挡的面积并不到一半),所占面积比较小,因此肉眼是无法看到日偏食的,但是利用专业设备,比如减光镜、巴德膜等专业设备还是可以欣赏到的。”

  王思潮说,幸好前天下了一天的雨,将空气中的灰尘、霾等“清洗”一次,昨天的能见度还是不错的,这也有利于天文爱好者观察日偏食。

  网友印象

  像橙子,还像 被咬了一小口的蛋黄

  昨天,紫金山天文台提供了高清美照,有网友看到后表示,“专业设备下的太阳,就像个蛋黄,也像个表面光滑的橙子,贼可爱。”还有网友卖萌说,“吓死宝宝了,太阳被吃了一口,咋办啊?”更多的网友表示,这么美丽的景象自己却只能通过照片看到,实在太遗憾了!

  紫金山天文台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他们利用专业的摄影设备拍出来的,很清晰,也很美丽,这也是给许多未能亲眼看见日偏食景象的市民一个“补偿”,希望市民看到这些图片时能感受到日偏食景象的奇异。

  耐心!19年后,轮到外国人眼馋

  2035年9月2日

  悠哉悠哉看我们的日全食

  今年还会有一次日食是环食,将在9月1日非洲区域可见,但王思潮表示,9月1日的日环食,因地理位置原因,中国民众将无缘目睹。

  2017年8月21日,北美洲境内将出现千载难逢的日全食现象。该事件也被称为“美国超级日全食”,将是近40年以来美国境内首次覆盖范围最广的日食观测机会。

  我国下一次可见日全食是2034年3月20日,但仅有西藏小部分地区可见,且基本是无人区。中国要看到观测条件非常好的日全食则要等到2035年9月2日,其全食带经过西北、华北和北京市区,往东入海。

  你知道吗?

  原地不动,平均400年

  才能看一次日全食

  王思潮介绍,其实地球上平均每三年就会出现2次日全食,典型的全食带长约1.2万千米,宽200千米左右,因此日全食发生时地球上只有很小范围的地区可以观测到。“如果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平均400年左右才能看到一次日全食。不过现在的交通不像古时候,已经非常发达,如果想欣赏壮观的天象,爱好者们可以通过飞机、高铁、火车等各种交通工具去追。”

  日食永远只

  发生在农历初一

  “她的离开是上海文学界的重大损失。在海外华人圈,她的文字也是人们缅怀或是寻觅上海踪迹的‘指南’。她一笔一画,精致地还原了那个时代的上海,她的描摹不是虚构的,而是透过鲜活的人与事,扎扎实实、原汁原味。”程乃珊的好友、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周生如是说。

  程乃珊的笔下,无论是写老洋房前世今生的《蓝屋》,写金融圈故事的《金融家》,还是写弄堂普通百姓生活的《穷街》,都引起很多人共鸣。《女儿经》《上海探戈》《海上萨克斯风》……“她很想把自己知道的那部分上海告诉读者。在我看来,她对上海的书写不仅有很高的文学价值,更有极大的史料价值。”作家王小鹰说。

  王小鹰告诉记者,这些年,程乃珊一直专注搜集上海的都会历史。“她是一个用功的人,出身名门却从不养尊处优,一直辛苦卖力地采访,执著于上海题材的‘口述实录’,她寻访到了一大批有趣的上海老先生与老太太,记录下这些老上海的见证人。”

  这项并不轻松的工作程乃珊始终乐此不疲。比如有学生给她打来电话,告诉她,“每天有一对老夫妻都到同一家饭店吃饭”,她就去了,然后就认识了,故事也就随之一点点浮现了。

  在程乃珊的眼中,城市一定要由建筑、人和传奇构成。上海铜仁路333号一幢传奇的“绿房子”,造就了程乃珊的成名作《蓝屋》。多年以后,程乃珊依然沉浸在对“蓝屋”的寻觅与重构中,“一个城市一定要有自己的个性,如果让人分辨不出,就很悲哀了。”

  她钟爱“蓝屋”,她的微博也用“蓝屋”命名,在她眼中,“上海整座城市就是一个大的蓝屋。”她说:“我把上海这座城市浓缩在蓝屋里,折射出上海上世纪30年代到现今的一段历史。老房子本身就是历史的见证,人是建筑的灵魂。这样有历史的房子仿佛是人和时空的对话,既体现了上海的建筑风情,又体现了上海人在风风雨雨、历经磨难后的宠辱不惊。这样的建筑和这样的人的结合,一定是上海这所都市所独有的。”

  “‘海派’是与时俱进的,而不只是某个历史时期的定格。华丽摩登、中西交融,恰恰就是海派文化的灵魂。”程乃珊这样描述她醉心的“海派”。在王周生看来:“上海有无穷无尽的变化,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是一段历史,程乃珊笔下的上海又是一段。程乃珊贡献的不仅是另一种历史教材,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样本。”

  王小鹰告诉记者,就在去世前,程乃珊还在病榻上口述完成了好几篇关于上海的专栏文章。“这些年她一直忙于采访,写了不少专栏文章,《金融家》之后一直计划以自己的家族为背景再写一部长篇的愿望却迟迟未能实现。“她还有太多的上海故事,还没来得及讲完,这可能是她最大的遗憾。”

  据专家介绍,日食永远发生在农历的初一,也就是朔日,这是因太阳轨道(黄道)与月球轨道(白道)成59的交角,日食发生时,日月两者一定在“黄白交点”(升交点或降交点)附近。月球本身不发光,它在太阳的照射下,在背向太阳的一面必然发生黑影。当月球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时,而三者正好或接近同一直线,这样便发生了日食。

  4月23日,即将在上海市普陀区图书馆举办的一场“人间四月芳菲天——海上女作家2013年春季新作朗读会”上,友人们原本期待能够见到那位爽朗爱笑的“开心果”。这位“上海的女儿、上海的掌上明珠”却匆匆地走了,在众人心中留下一曲永不停转的“上海探戈”。

  (本报上海4月22日电 本报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

金沙网上娱乐http://www.footballife.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imixpark.cc 祁东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